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338 你别教坏我闺女
    沈怀瑾身体恢复后的第三天,韩延琛等人一致要来家里坐坐,起先沈怀瑾并不愿意,怕来的人多,林惜还要忙活会太累,想从外面吃,但是季子遇在一旁也起哄,拦都拦不住,最后只好应下来。

     当天韩延琛从延鼎带着各种滋补的食材过来,并且让延鼎的行政总厨一起,沈怀瑾身体才恢复,还有忌口,吃的这些东西交给自己人最放心。

     傍晚时分,几人陆续到齐,大厨在厨房里忙活,几位熟知的老友之间便在客厅坐着闲聊。

     宋修明跟岑溪若一起过来,林惜有了伴儿,两个人凑在一起聊得不亦乐乎。

     沈念安放学回家,看到家里这么多叔叔阿姨,脚步僵在门口玄关处,小脸上写满茫然,视线划过一张张见过但是还是很陌生的脸,小家伙还是有礼貌的朝大家打招呼,“叔叔阿姨好~”

     岑溪若有段时间没见小包子了,一路小跑到门口,想抱她,却发现孩子现在长大了,根本抱不动了,只好改摸摸她的小脑袋,“安安回来啦?想不想岑阿姨?”

     沈念安是真的喜欢岑溪若,当初来J市,最陌生的时候,就是岑溪若陪着她,当即想也不想的点头,“想!”

     “真乖!”岑溪若牵着她的手往客厅走,“一会儿阿姨教你叠纸,不理这些怪蜀黍们。”

     宋修明,“……”

     韩延琛,“……”

     季子遇,“……”

     伍奕泽,“……”

     林惜干笑,沈怀瑾淡淡撇了岑溪若一眼,语气不咸不淡,“你别教坏我闺女。”

     岑溪若虽然很想还嘴,不看在小包子也在场的份上,还是收敛了,看着小娃在眼底那叫一个喜欢,就差没给捧在嘴边了。

     林惜带沈念安上楼换居家的衣服,宋修明趁机拉住岑溪若,在她耳边低语,“你不是不喜欢孩子吗?”

     “对啊。”岑溪若莫名眨眨眼,“但是我喜欢安安啊。”

     “……”好吧,这话听着没毛病。

     韩延琛贼兮兮的笑了下,“怀瑾哥,你这么快就把小嫂子重新拿下了啊?”

     快?

     老男人挑眉,“前前后后林惜回来也多半年了,还快?”

     “韩延琛这条单身狗,对这种事估计都没概念。”伍奕泽坐在客厅一旁的小吧台上,及时补刀。

     我们韩少脸皮厚的可以,什么话都能听,就是听不得别人说自己是单身狗,当即就炸毛了,“啧,说的就好像你不是一样!”

     伍奕泽摸摸鼻尖,“我是,但是我不装逼。”

     “我这不随口一问吗!”韩延琛看了眼楼上,“我就是看小嫂子对怀瑾哥挺上心的,想跟怀瑾哥取取经啊!”

     宋修明瞥他一眼,“你不用取经。”

     “为毛?”

     岑溪若惋惜的摇了摇头,“首先,你得有个女朋友。”

     “靠靠靠,不带这样的,你们两口子一块欺负人啊!”现在连被怼都是夫妻档,还让不让他活了?

     韩延琛有一种深深的被套路的感觉,很想立刻喊着自家大厨走人。

     “上心?”对话的主角终于开口,沈怀瑾像是听到了一个笑话,傲娇满满的嗤了声,“她不对我上心,对谁上心?”

     韩延琛,卒。

     林惜给小包子换完衣服带她下来,浅黄色的长款纯棉小裙,白色的娃娃领,穿在身上特别可爱,随着孩子一天天长大,那张稚嫩的小脸越发在同龄孩子之间出挑。

     有的时候林惜看着别人上前夸赞她,心里也会有点担忧,长得太好也能成为担忧,这是真的。

     小包子下楼来,被伍奕泽截住,公司里那么叱咤的一个大男人,此时细着嗓音问,“告诉叔叔,你叫什么名字呀?”

     “我叫沈念安,顾念心安的念安。”小包子也不怯场,一字一句清楚的回答。

     伍奕泽心都化了啊,“我是你爸爸的好朋友,你可以叫我伍叔叔,知道是哪个伍吗,就是这个……”

     说着,他支起胳膊在空气中比划着,一边比划一边跟小包子解释,嘴巴就没停过。

     岑溪若联想到在光奕开会的老板,在看看眼前这位……打了个冷颤。

     宋修明察觉,侧目问她,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 岑溪若小心的指了指自己的老板,“好怕怕哦……”

     几人跟孩子争相玩,沈怀瑾实在是看不下去,忍不住道,“这么喜欢孩子,自己生去,别作弄我闺女。”

     林惜用胳膊肘杵了他一下,小声说他,“你别瞎说。”

     沈念安看着自己老爸,迈动着小脚跑过去,一下子扑到沈怀瑾坐着曲起的膝盖上,扬起笑脸,露出一排整齐洁白的牙齿,脆生生的喊,“爸爸~”

     这下,就连宋修明都苏了,妈的,他本来是喜欢儿子的,现在才发现,还是女儿好,这辈子一定得生个女儿。

     沈怀瑾摸了摸闺女毛茸茸的小脑袋,心里别提多舒坦了,“乖,一会儿就吃饭。”

     几人在客厅又聊了好一会儿,顾忌着客厅里有孩子,谁都没抽烟,宋修明这种抽得比较凶的老烟枪也忍着。

     晚上六点半,菜上齐,饭局开始。

     长长的餐桌这次终于坐满了人,沈怀瑾在主座,林惜坐在她身侧的位置,桌上的菜品是偏清淡的淮扬菜,虽然色泽不浓郁,但是口味绝对没的说。tqR1

     饭吃几口,没有酒总是不尽兴,沈怀瑾想喝点红的,被林惜制止,他不死心,从酒柜里取了一只上号的赤霞珠让厨师去开。

     季子遇怕两人闹矛盾,忙说,“没事,稍微喝一点不要紧。”

     林惜这才作罢,只是她说的话他不认真听,心里有点失落。

     男人之间酒过三巡,话匣子打开,林惜见时间不早便和岑溪若带着小包子到二楼卧室里玩,处理完作业,岑溪若又教给她叠纸,九点一到,沈念安乖乖上床睡觉。

     两人下楼时,餐厅已经没人,男人们都转移到客厅中,三两坐着,谈论公事或者最近的听闻,气氛很轻松舒适。

     林惜切了点水果,又泡了醒酒茶端过去,不知不觉中,俨然一副女主人的模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