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364 你母亲没死
    “你先别太担心,等你父亲转过来,我让神经内科的专家去看,脑梗属于老年病,比较常见。”季子遇专业又暖心的安慰着她,同时也心疼这个丫头。

     林宝华年轻的时候做的多过分,他听怀瑾提起几次,现如今叶玲玲和林夏都死了,只剩下林惜这个丫头,这么一个烂摊子算是到她手里了。

     不管吧,不是那么回事,管,又管的心里犯堵,换做是任何一个人,这样一个父亲都不会再认,可怜林惜心善,做不出这种绝情的事,只能为难自己。

     林宝华下午就被季氏医院的急救车拉走,林惜跟着过去,季子遇亲自在院门口接待,直接将人转进了VIP病房。tqR1

     单间,环境幽静,比那种呜呜洋洋我八个人的病房好了不知道多少。

     林惜一再跟季子遇道谢,知道他做这些不是为了林宝华怎样,而是为了自己。

     季氏医院各方面水平条件都在其他医院之上,加上不用排队等医生空闲,林宝华的诊断出来的也快,第二天就通知到了她。

     不能做手术,风险高,且没有必要,只能保守治疗。

     神经内科的专家亲自接待了她,林惜听着,心里不知该高兴还是难过。

     “不能做手术吗?”

     “可以做,但是没有必要,你父亲是第三次病发,脑梗最佳治疗时间在初期,现在即便是做了支架也维持不了太长时间,梗塞面积太大,要都放进去支架也不现实。”医生中肯回答。

     林惜半晌没说话,只是盯着那几张脑部黑白色的片子看,过了好久她才出声询问,“保守治疗能维持多久?”

     “就现在的情况来看,维持不了太久,最多半个月,你做好准备吧。”

     林惜不知道怎么是怎么走出办公室的,她没有回病房,而是一路走到了医院旁侧的一处院子中,寒风吹过有些凛冽的划过脸庞,却叫她清醒几分。

     她忽然想起之前在墓园见到林宝华那次,那时候他已经拄上了拐杖,只不过那时她并未多想,如今来看,他早已经病况缠身,不是一天两天了。

     如果叶玲玲在,或许他不会拖这么久,拖到今天这般无可挽回的地步才进医院。

     林惜微微闭上眼睛,将半张脸缩进围巾里,脑海里不自觉的回想曾经年少在林家经历的一切,过去这么久再想起来,没有以前那么痛那么恨,却也永远都忘不了。

     从前他对她百般不好,如今他落得这样一个结局,多多少少也有她参与的成分,即使她从未想要过这样的结果。

     胸口很闷,林惜被风吹的晕晕乎乎,开始想起将近半年未见的那个男人。

     最近,他没有再来电话,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,当初季子遇说的半年期限已经快要到来,他身体快要好了吗?还是依然被瘾症折磨着?

     她不知道也无从知晓,凭靠脑袋空想。

     林惜突然觉得好累,心头压着成吨的重物似的,喘不过气来,每天都在祈祷,快点过去吧,这一天快过去,就离他更近一些。

     鼻尖涌起一阵酸涩,她强下去,忍住眼中的滚烫,沈怀瑾,你什么时候才回来?

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林宝华在季氏接受治疗的效果很不错,第一周过去已经可以张嘴说话,虽然字句不清,可大体能够听出来,林惜问过医生,说这是初期阶段,会有这样‘突飞猛进式的恢复’,但是只是一个阶段。

     一天下午,林惜接了开水过来,刚坐下,便听他喊自己,“林惜。”

     她拿着杯子的手一僵,抬眸看他。

     “我这个病是不是没治了?”林宝华看着他,眼睛有些无神。

     林惜微微一怔,一个‘嗯’字在嘴边徘徊好久始终没说出来,最后还是没有将实话告诉他,“医生说要看恢复,不一定。”

     林宝华没有多余的表情,长时间侧看她也会不舒服,他又重新盯着天花板,只可惜那双眼已经逐日看不清楚,其实他都知道,这副身体,他比任何人都了解。

     片刻无言,林宝华忽然问她,“你很恨我吧?在你小的时候那么对你。”

     林惜视线落在他身上,嘴唇微抿,不想谈,“你该休息了。”

     林宝华嘴唇动了下,很轻微,像是笑了,自顾说道,“其实,我那么对你,不是没有原因的。”

     原因?

     什么样的原因能让他纵容别人对一个孩子打骂辱骂,这些年来除了想方设法的用她去换利润价值,有给过她一丝丝的温暖吗?

     别说是温暖,连基本的人性都没有。

     林惜视线完全冷下来,放下手中的东西,起身朝病房外走,刚走出去没几步,就听到林宝华沧桑的声音在背后响起——

     “你的母亲,”他说的断断续续,一句话要喘好几次气,“你真的以为她死了吗?”

     林惜身体倏地僵住,猛地转过身瞪着他,思绪却因为他这轻飘飘的一句话被全部打乱。

     什么意思?

     他说这句话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 母亲当年离开人世,她亲眼所见!

     “你的母亲,她叫顾白,当年重病在床,但是她没死,她抛下你,背叛了我,跟一个姓叶的男人远走他乡,所以这些年看到你,我总是想起这些事情,我找不到你的母亲,心中始终有口气,这口气全都对你发泄出来,都说爱屋及乌,我算是恨屋及乌吧。”林宝华说完,气息不顺,剧烈咳嗽起来。

     林惜垂在身体两侧的手紧紧攥住,指甲陷入掌心嫩肉中,她两只眼睛瞪得浑圆,情绪高度紧绷,“你胡说!”

     认定了这么多年的事情,忽然在一夕之间被颠覆,她接受不了,也不肯接受,当年她已经记事儿,在她有认知的时候开始,她已经将林宝华和背叛者之间划上了等号,如今他却说是母亲背叛了他,抛弃了自己,这怎么可能!

     “我知道你不会相信,但你的母亲的确没死,当年医院的治疗记录我还留着,本不想告诉你,但事到如今,你肯管我这半条烂命,我也算是为自己曾经对你做过的恶事,做最后一丝辩驳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