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381章 381 为自己的离开找一份心安理得
    第381章 381 为自己的离开找一份心安理得

     岑溪若笑了下,又连忙收了表情,“才不呢,他来了就给我脸色看,还是我们吃吧。”

     看她表情的确不是客套,林惜和沈怀瑾也没再说什么,随她去了。

     沈怀瑾上楼换衣服,林惜跟上去,卧室里,男人将西装外套脱下来挂在衣架上,转身牵住她的手,“我有事和你说。”

     “怎么了?”林惜仰头看他,见他眼底情绪有些复杂,笑着推了他一下,“有事你就说,咱俩之间有什么不好说的。”

     “是关于你母亲的。”

     话一出口,果不其然,林惜表情变得有些紧绷,虽然嘴角还挂着笑,但明显能感觉到那份勉强,沉了两秒,她才开口,“说吧。”

     “她发现我们的人在调查她,或许知道自己当年的谎言被戳穿,主动提出来要见你,与此同时,延琛的人发现跟她一起生活的那个男人旧病复发住进了医院,是淋巴癌。”他下午得到消息,回来的路上一直考虑要不要告诉林惜,最终,他还是选择告诉她,毕竟她是顾白的女儿,他没有权力替她隐瞒。

     但是知道之后怎么做,他尊重她的决定。

     沈怀瑾这番话一说,聪明如她,林惜立刻就明白顾白为什么要见她,估计是跟这个男人的病情有关系,只是她找自己干什么呢?难不成觉得她会帮助一个曾经正是因为他抛弃自己的男人?

     林惜敛眉,一时间不知该做何想法。

     沈怀瑾将她揽进怀里,疼惜的抚着她的后背,一下一下,“想去见就去见,我陪你。”

     他看得出,内心深处林惜是想去见顾白一面的,毕竟这么多年下来,她心里的母亲一直都是那个最爱她的人,即便是后来误以为她去世,林惜也没有一天忘记过顾白,如今不见,她心里这个结或许一辈子都解不开。

     只不过要她面对如此‘颠覆’的一个顾白,她还没做好心理准备,需要十足的勇气。

     林惜任凭沈怀瑾抱着自己,感受身前大山一个可靠的男人,传来源源不断的热意,熨贴着她无比慌乱的内心,半晌,她从他怀里抬起头来,终于下定决心。“好,你陪我去见。”

     该面对的总是要面对,很多时候,事情不会等你做好准备才来,况且有他在,她没有什么好怕的。

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说来也是雷厉风行,第二天下午,沈怀瑾开完会后,林惜和他便前往跟顾白提前约好的咖啡厅,地方是沈怀瑾订的,她不知道,他负责开车带她过去。

     整个过程中,林惜都没有直接和顾白产生联系,都是这个男人在做准备,她的作用就是跟在他身边,可即便是这样,去的路上,林惜还是忍不住的紧张起来,手心冒汗,情绪也紧绷的厉害。

     “放轻松。”男人正开着车,腾出一只手来覆在她因为紧张而发凉的手指上,“别怕,只是见个面,嗯?”

     林惜点点头,脑海里也不停的告诉自己放松放松,可实际并不是这么容易就能做到的,她还是慌张到手心冒冷汗。

     “如果你实在难受,就不去见了,在车上等我,我去帮你处理。”沈怀瑾放心不下她这个样子,看着心疼。

     林惜摇头,“不用,这么多年了,我也该去见一见她了。”

     二十分钟后,车子停在一家隐蔽性极好的高档咖啡厅前,沈怀瑾将车子停好后,牵着林惜的手,两人一同往咖啡厅里走。

     门推开,服务员引领两人走到二楼的包间区域,停下脚步时,正对着面前镀金的沉重木版门。

     “沈总,这间包间就是。”服务员微微颔首,做了一个请的动作。

     沈怀瑾没急着推门进去,而是侧目看着身边的小女人,“确定没问题?”

     林惜深呼吸一口,平复着不停上下跳动的心脏,和一股脑涌到头顶的血流,她咬咬牙,“嗯!”

     这次,沈怀瑾没再犹豫,直接伸手将门推开。

     门内的画面一点点呈现出来,最后完全暴露在眼底,女人一身黑衣坐在沙发上,身形略显老态,却也干净利落,此时只留了一个背影给他们。

     林惜拿这眼前这道黑影,握着沈怀瑾的手不断用力,抓疼了对方都不自知。

     男人低头,快速的在她额头上吻了一下,“没事,乖。”

     纯手工定制的名贵意大利皮鞋在地板上走动,几步下来,沈怀瑾已经带着林惜站到了女人面前,他拦着林惜的腰,让她坐在自己身边,视线却一直看着坐在沙发对面的女人。

     “你好顾女士,”语气低沉而稳重的介绍道,“这是我太太,林惜。”

     他以这样的身份介绍林惜,也是变相的否定了顾白在他们这里的身份。

     对于他来说,林惜不是顾白的女儿,只是他的太太。

     林惜对上顾白看过来的视线,那张脸经过岁月的打磨,已经失去了曾经光彩动人的模样,很多皱纹和痕迹都印刻在肌肤之上,她的年纪已经踏入老年,可她对顾白的印象还停留在年轻时期,此时乍一看到,竟然觉得陌生。

     四目相对,谁都没有说话,那双苍老的眼睛慢慢泛起红色,雾气在眼中聚集,却没有掉出来。

     半晌,顾白哽咽着声音喊她,“惜惜……”

     林惜所有的伪装,所有的故作坚定都在这两个字种分崩瓦解,她低下头,抬手快速抹了一下眼周,声音微颤却不难听出里面的冷硬,“别喊我。”

     顾白将手从膝盖搁到桌面上,朝她手的方向伸过来,林惜将手拿开,她愣愣的僵在那里,“惜惜,你还怪妈妈,对不起,当年是妈妈骗你,是妈妈对不起你……”

     怪?

     她怪的又起止是这一点两点。

     骗?

     她骗她的又岂是一句对不起就能还清的。

     “惜惜,妈妈当年也是有难言之隐,之所以以这种方式离开,就是怕你心理会接受不了……”顾白伸着头,努力地想要解释。

     林惜只觉得可笑,她没办法跟顾白对视,只是看着桌面,“你有难言之隐就可以抛弃我?怕我接受不了?那你有没有想过有朝一日林宝华会告诉我,他告诉我我就能接受得了了?你只是在为自己的离开找一份心安理得,根本不是为了我考虑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