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459章 459 酒后乱……吻
    第459章 459 酒后乱……吻

     “啊?”岑溪若心底不安,“那不成骗人了吗?你要骗你妈?”她说这话的时候表情实在是过于惊讶,这份惊讶源于她真诚的性格,所以看起来就格外的可爱。

     赖茗卿抬手刮了她鼻子一下,“善意的谎言懂吗,我都恨不能你跟我妈直接说你怀孕了,这样她想不认都不行……”

     “赖茗卿!”

     “好好好,我闭嘴。”

     他一番话说完,岑溪若再也没有赏夜景的心思,一颗心七上八下的,她想了又想,还是没忍住说他,“以后再有这样的事情你要跟我提前商量一下,我太突然了。”

     “这件事我也很突然。”他也没想到宋修明会把这件事捅给他母亲。

     “哎。”岑溪若长叹一声,转头看他一眼,“有酒吗?”

     “等着。”赖茗卿转身去包间酒柜里挑了两支年数悠远的红酒,又亲自取了一个冰桶,将红酒放进去,岑溪若看着他讲木塞取下来,倒进醒酒器,最后倒入她的杯子递给她,不得不说,长的帅的男人干活都是别有风姿。

     “如果你一会喝多了乱来,我是不会阻拦的。”他黝黑的视线压过来,没开玩笑。

     岑溪若抿了一口,酒味甘醇一点都不涩,轻笑一声,“两瓶红酒还喝不倒我,娱乐圈这些年别的没长进,酒量是越来越好了。”

     她半趴在桌子上,看着杯子里的红酒,浅红色的光芒折射在她的面容上,美的有些不真实。

     “你当时为什么选择进娱乐圈?”他这样问。

     岑溪若微微敛眸,“你没调查过我?”

     赖茗卿很坦荡,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 她缓缓勾唇,直起身子跟他交心,“为了替我父亲还债,之前我家里条件特别不好,我那时候也没学上,就想干什么来钱最快呢?一来二去就当了练习生,后来就出道了。”

     讲起往事,依然历历在目,“不过也幸运,我的第一部戏就大火,人气慢慢上来,也算比较顺利。”

     赖茗卿静静听她说,不过听到她说‘还债’两个字心里还是有些意外,她的脾气性格不像是过过苦日子的人,更像是从一个优渥环境里走出来的孩子,“你父亲是从事什么职业的?”

     “先前是做走私买卖的,后来不知道怎么染上了毒品,你也知道,这种东西一旦沾染上就一辈子都戒不掉,所以家里欠了好多钱。”岑溪若对上赖茗卿颇为意外的双眸,噗嗤一下笑出声来,“你放心啊,我可不吸毒,我这辈子最瞧不起的就是毒贩和贩毒的。”

     她说完,将杯子里的红酒仰头一饮而尽,红色的液体没入她的唇边,她扬起头的弧度是那么的脆弱。

     赖茗卿清晰的感觉到,自己心里的某一个角落在以极快的速度向下坍塌,这样一个她,令人心疼。

     岑溪若没有抬头看他,她不喜欢别人同情或可怜的那种眼神,“我告诉你这些就是完全信任你,不要告诉别人哦,我会身败名裂的。”

     她看似玩笑的语气,其实每一句都是她的心里话,赖茗卿也意识到,这些年来她作为一个公众人物,之所以这件事没有被挖出来,是因为宋修明对她的保护,如今她将这些告诉自己,他定然不会告诉别人。

     只是听说了这些,他的心情竟出奇的沉重,他没想到她会有这样的一个童年,更不敢想象她是怎么从泥潭里一步步走到了万丈光芒。

     岑溪若久久没听到他的声音,终于还是忍不住抬起头,伸手在他面前晃了晃,“你怎么不说话,吓到了?”

     男人眯眸,忽然抬手攥住她的细腕,五指收紧用了几分巧劲儿,便将她整个人都扯进了怀里,低头凑近,动作一气呵成,吻住那张带着酒香的小嘴。

     岑溪若是有几分醉意的,不过此时也都被他这个动作全部吓没了。

     她刚要推他,这人已经抬起头来,很理智且克制的一个吻,“不但没吓到我,还更让我想把你吃掉了。”

     岑溪若后知后觉的往后退了一步,抬手抚上自己的嘴唇,他只是轻轻贴了一下,可她却觉得无比的烫,那温度灼烧着从唇边一直到了整个面庞上。

     他……竟然亲她?

     赖茗卿却还嫌不够似的,好整以暇的看着她,“你脸红了。”

     “……”岑溪若放下手,没好气的呛他,“我那是喝酒上头!”

     “哦~”赖茗卿故意拉长语调,“一秒钟就上头,小爷我还是头一次见。”

     “……谁让你吻我的!”

     赖茗卿眼神一下子深邃,英挺的眉峰挑起,“我那顶多算碰一下,想知道什么叫接吻吗?”

     岑溪若没回话,杵在那直勾勾的盯着他,就怕他再做出什么意料之外的惊人举动。

     赖茗卿鼻腔发出一个单音,轻哼一声,抬手摸了摸她的头顶,“看把你吓得,你嘴里这么大酒气,以为我下得去嘴呢。”

     “……”我谢谢您。

     两人说说笑笑,很快红酒见底,喝的差不多了,赖茗卿带岑溪若回去,结账的时候刷掉两万多,这人眼睛都不眨一下,还真的是豪气冲天。

     房间门口,赖茗卿拉住要进门的女人,“明天去约会吧,怎么说你也是地地道道的J市人,带我这个外地人好好逛一下?”

     岑溪若比了个OK的手势,“包在我身上。”

     赖茗卿看着她明显有些晕乎的状态,想到她喝酒前的豪言,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,“你自己没问题吧?”

     “什么问题?”

     “自己睡觉,自己洗澡,没问题吧?”他上下打量她一眼,“如果有问题,我不介意亲自帮忙。”

     岑溪若看着眼前这张笑的极其得意的帅脸,怎么就那么欠呢?

     她上前两步直接站在离他不到五公分的地方,伸手捏住他的下巴,调戏姑娘一样的口气,“你想怎么帮啊,嗯?”

     赖茗卿身体瞬间僵直,他一把将人推进房门,顺手帮她带上了门,‘砰’的一声巨响后,他背倚着门板,心跳扑通扑通的在耳边此起彼伏。

     他低头看了眼自己的裤子,而后抬头对着酒店走廊上的灯光,闭上眼睛轻笑——

     赖茗卿,真是出息了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