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457章 457 给我一个对你好的机会
    第457章 457 给我一个对你好的机会

     赖茗卿看着她明显皱褶的衣服,还有凌乱不堪的头发,刚才里面发生了什么,不用问便一目了然。

     他身体里的嗜血因子非但没有褪下去,反而越烧越烈,“让开。”

     岑溪若将眼泪逼回去,上前一步轻轻揽住他的腰,声音颤抖不已,“你要是不嫌弃我,就带我走吧。”

     赖茗卿身体僵住,准备退开她的手也顿住,转为搂住她的后背,将整个人都收进了怀里,他扫了一眼宋修明,眼底敌意尽显,他不在乎树敌,也不在乎跟他对立,即便在乎,他也要先保护自己心爱的女人。

     在他眼前欺负她,就是不行。

     岑溪若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出更衣室的,她慌张的厉害,刚才发生的一切都让她感到害怕,赖茗卿直接将她护送到车上,跟几个同行的朋友说了一声先行离开。

     她低着头一句话都没说,不知道该怎么去面对赖茗卿。

     他是坦诚的,但她却无法面对他的坦诚。

     赖茗卿看着她低头不语的样子,目光扫到她白皙颈子上的点点红痕,说一点都不在乎是不可能的,毕竟他喜欢她,也想得到她,可他知道她也不愿意,想安慰,话到了嘴边又咽下去。

     最终只是说了一句,“回去之后好好休息,什么都不要想。”

     岑溪若飞快地看了一眼他脸上青红的伤,“你的脸没事吧?”

     “还知道关心我?”赖茗卿一边开始一边侧眸看了她一眼,像平时一样。

     “对不起,都是因为我才……”

     “这是我应该做的。”赖茗卿打断她的话,“没有一个男人会看着自己喜欢的女人被别人欺负。”

     “宋修明会找你麻烦的。”岑溪若苦笑了一下,“我不想因为我影响到你。”

     “所以你愿不愿意跟我在一起。”

     他忽然问这么一句话,岑溪若有些反应不过来。

     “你只有让他彻彻底底死心,他才会放手。”其实宋修明这样的男人,赖茗卿是足够了解的,大家生长环境差不多,生活轨迹也大多相同,对待一件事情的看法多少有些偏执,想让他放弃唯有死心这一条路可以走。

     岑溪若没说好也没说不好,发生这样的事,他还这么问她,她心里感动不已,可这样一个她,怎么配得上他。

     “我配不上你。”

     赖茗卿瞳仁一缩,方向盘一打,直接将车子停到了路边的辅道上。

     他解开身上的安全带,俯身单手捧起她的脸,视线直接,没有丝毫的退拒,“若若,不要妄自菲薄,我喜欢你,想跟你继续发展下去,这是我的真心话,再说你从来都没有隐瞒过我什么,谁没有谈过一场无疾而终的恋爱,只要你想好了要放弃,我不会在意这些,对我来说,你这个人就已经足够了。”

     换而言之,如果他在意,早在她坦诚的那一刻就不会再靠近她。

     他接近她,是做好了负责任的准备的,如果只是玩玩,他大可不必费这么大的心思。

     岑溪若摇头,“可是我跟宋修明的传言在这个圈子里并不好听,如果再把你牵扯进来,他们只会把你说的更加过分。”

     她可以承受这些,因为她习惯了,但是赖茗卿不同,他是站在顶尖上的佼佼者,他的人品那么好,他不应该受到这样的非议。

     “若若,我只问你愿不愿意和我在一起,其他的你不用为我多想,赖家别的不说,压住这些人的本事还是有的。”赖茗卿凑近她几分,双眸认真的映着她脆弱的面庞,今天他才发现,这个看似坚强,看似刀枪不入的女人,她的内心有多么脆弱,“跟我在一起好不好?”

     岑溪若对上他望过来的视线,不可否认,她心跳是快的,在这样的时候,有一个人无条件的包容你,信任你,她也会心动,可是这样的心动是一时的,不是一辈子的。

     “可是我不知道自己……”能不能喜欢上你。

     后半句话她没说,可他却懂了,“我知道,你不用觉得有压力,我只求一个让我对你好的机会,一段无疾而终的感情并不是你的错,不要把自己封闭起来,我有信心帮你忘记那个人。”

     岑溪若看着眼前这张坦然又温柔的脸,好像他在身边就不会有难题,或许经历了这么多,她也该给自己一个机会,也该让对方彻底死心了。

     鬼使神差的,她点了点头,“好。”

     赖茗卿没想到她会真的答应,眼睛轻眨一下,有一秒钟的怔忪,不过很快,他回过神,大掌捧住她的脑后勺将她压向自己,在她额头落下一个轻柔的吻,声音又恢复之前那满不在乎的语气,“我的小祖宗,你可算是答应了。”

     岑溪若吸了下鼻子,“你不后悔就行。”

     “放心,你话都说这么清楚了,就算你不爱我,我也不能说什么啊,我自找的,但是吧,我对自己的男性魅力还是有信心的。”既然她给了这个机会,他就有把握让她爱上自己,哪怕这个过程慢一点,也无所谓。

     赖茗卿驾车将岑溪若送回了酒店,她状态不好,一路上也没说几句话,两人从他单恋她发展到男女朋友关系,他倒是乐得开心,就是岑溪若多多少少有些不自在。

     赖茗卿也没出去,怕她有事找不到人,但是想到今天在更衣室和宋修明打架的事情,还是忍不住沉了脸,他打了通电话给公司助理,“近期我会在国内,帮我盯一下宋修明的动作。”

     刚吩咐完手底下的人,赖母的电话突然打了进来,他这次回国没有通知家里,可以说是瞒着回来的,怎么……

     赖茗卿接起来,“妈。”

     “还妈呢,你回国了怎么也不跟家里说一声,你这一走就是大半年,回来去J市干什么?”赖母的质问从话筒里传出,能听出来她语气里的怒火。

     “能干什么,玩呗。”

     “玩着玩着就跟万恒集团的宋修明打起来了?”赖母冷嗤一声,“三十岁的人了还干架,你也真好意思说。”

     “宋修明都三十好几了不也照样干架,妈,你要实在看不惯,就打电话跟他说道说道。”

     “哎,你这孩子!”赖母正在气头上,被他话这么一激更不高兴了,“我不管你是什么情况,最晚明天,你必须回C市来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