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427章 427 那小子很爱你闺蜜
    第427章 427 那小子很爱你闺蜜

     两人这一觉直接睡到了早上快十点,好不容易不用工作,沈怀瑾也放任自己享受一个可以懒床的清晨。

     下楼的时候,管家将提前定好的早餐推进餐厅,中西式都有,每样的分量不多,但很精致,一眼看过去十分丰盛。

     林惜喝了一口牛奶暖胃,沈怀瑾则要了咖啡,还是黑咖啡。

     平时她看到总要念叨两句,今天破天荒的什么都没说,沈怀瑾反倒不适应了,他感觉自己遭到了无视,于是,闷骚的老男人轻咳一声 想引起太太的注意,可惜失败了。

     而林惜的一门心思已经不在早餐上了,早就陷入了一种接近于见家长的紧张心情当中,她脑子里想的都是关于一会儿穿什么衣服,化什么妆容,做出什么行为举止才显得有教养等等。

     她火急火燎的将早餐吃完,转身准备上楼,被沈怀瑾半阴不阳的叫住,“我还没吃完。”

     林惜看看他,“我吃完了啊。”

     男人的脸有有点黑了,微微颔首,示意她坐下,“陪我吃。”

     “……”林惜‘哎呦’了一声,“你自己又不是不能吃,我这着急去配衣服呢!”

     沈怀瑾不以为然,“一会儿我帮你配。”

     林惜心里默默盘算了一下,就他那直男般的审美,给自己挑衣服还好一些,给她……就算了,到时候再弄一个黑白灰的三色基调可就滑稽了。

     不过林惜看着他那‘求陪同’的样子,着实狠不下心,即便自己吃饱了,还是坐下来陪他,一直等到他用完餐。

     两人上楼商量了好一会儿,林惜最后挑了一条裙子出来,浅鹅黄色的,很柔和的颜色并不会太刺目,林惜之前读书的时候有看到过一项研究,年事稍高的人大都对刺激性的颜色会感到一些不舒服,所以她尽量避免这种不舒服。

     她一直收拾,到了中午的时候,韩延琛和季子遇过来要接着小包子出去玩儿,有韩延琛一个她和沈怀瑾肯定不放心,但是有季子遇在就没什么问题了。

     “你要跟叔叔们出去玩,还是跟爸爸妈妈去一个老爷爷家?”林惜争取她的意见。

     小包子时隔一年多重新回到美国,自然是想玩的,可是一想到老爷爷,她又有些纠结,怕爸爸妈妈不开心,低头揪着自己的小裙摆。

     当爹的一看,那个心疼啊,“想去玩就去,老爷爷改天也可以见。”

     “真的吗爸爸?”

     “真的,去吧。”

     林惜见他一点都不犹豫,又忍不住出声提醒,“可是郑老那边,会不会有些怠慢了?”

     玩意老人家想见见孩子,沈念安没去,岂不是要失落一番。

     沈怀瑾笑笑,“没事,他人随和,没那么多的事,安安想去玩就让她去,大不了我们婚礼结束,在新西兰多呆一段时间。”

     听他这么说林惜便放心了,让季子遇和韩延琛带着小包子出门,“子遇哥麻烦你照顾了。”

     季子遇大手一挥,“客气什么。”

     “哎小嫂子,我也照顾安安啊,你怎么不夸夸我?”韩延琛往前站了一步,满脸的‘求表扬’。

     林惜故意逗他,“你啊,就算了,你跟沈念安都得让子遇哥照顾着。”

     “小嫂子,你别看子遇哥这人看起来心细,其实他还不如我呢!”韩延琛明显不服气。

     没等林惜开口,沈怀瑾已经冷声插进来,“就你话说,抓紧走。”

     于是,我们可怜的韩同学只好默默的滚出了别墅。

     林惜无奈的摇摇头,上楼扯了一下站在楼梯口的男人,“你别这么说延琛,他之前也帮了不少忙,我母亲那件事,也是他给查的,其实他这个人的确很心细。”

     沈怀瑾挑眉,伸手将眼前的小身子扯进自己怀里,狠狠揉了两把,“不准夸别的男人。”

     “……”林惜从他怀里抬起头,“你现在怎么这么容易就吃醋?”

     以前他吃醋归吃醋,可是却很少表现出来,最近这段时间,特别是举办婚礼前后的这段时间,他尤其敏感她一些话,哪怕她就是随口一说,这人也要较真。

     男人大掌掐住她的窄腰,低头凑近她的唇轻啄一下,“你是我的,只能看着我,不许看别人。”

     林惜眼睛懵了一下,继而笑成弯弯的,甜蜜的跟他耳鬓厮磨,“对了,我怎么感觉宋修明跟若若不太对劲?”

     “嗯,是不太对劲。”

     “你也感觉出来了?”林惜抬手抵住他又要凑过来的薄唇,“说真的,我觉得他们两个之间出了点问题,上次若若有提过想跟宋修明分手,就是不知道宋修明那边怎么想……”

     沈怀瑾愣了一下,很快又溢出一声轻笑,“能怎么想?肯定是伤心到肝肠寸断。”

     林惜微微错愕,“……有这么夸张?”

     沈怀瑾难得收敛了几分不正经,“嗯,那小子很爱你闺蜜,上次收到请贴还跟我说想结婚。”

     林惜听了只能一声叹息,“可是他家里对若若偏见太大了,若若也不是一个肯放下自尊的人。”

     “你们俩一样,都犟的八头牛拉不回来,其实很多事情稍微服个软就过了,非要弄得跟枪指在脑袋上一样,有谁会喜欢这种方式?跟宋家硬碰硬,到头来受伤的还是她跟阿明。”

     “在你们男人眼里服个软没什么,但是在我们眼底那是底线问题,一味的退让只能让对方无限度的榨取你。”林惜不禁为岑溪若抱不平,“宋家那样的豪门,真不是一般人受得了的。”

     更何况岑溪若这种从小就自由自在惯了的,她有自己的主张,有自己的行事风格,不是那么容易就会改变的。

     林惜一想到这些就有些闹心,她朋友不多,可以说很少,后来去了美国更是只身一人,岑溪若算是她最要好的朋友,当年也帮衬她很多,她希望她能幸福。

     沈怀瑾见她愁眉不展的,抬手揉了揉她的脑袋,摸小宠物似的力度,“行了,准备准备我们出发了,别想了。”

     林惜点头,“好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