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492章 492 若若出事了
    第492章 492 若若出事了

     ‘快打120!快点叫救护车!’

     ‘导演!出事了导演!’

     ‘随行来的医生在哪儿?人呢!’

     ‘在这在这,都让开,我看看情况!’

     医生拿着小手电,一道白光照进全身湿漉躺在地上的人眼里,现场导演工作人员都乱了套,一股脑的围过来,就在这时,医生忽然提高音量大喊,“有动静,人还没事,快上救护车!”

     紧接着,是120救护车刺耳的鸣笛声,蔡伦跟着上了车子,她坐在一旁,看着医生不停的给她按压着胸腔还有人工呼吸,无奈躺在病床上的人一点反应都没有。

     蔡伦看着她苍白的脸色,两人共事这么多年,第一次对着她哭出来,“若若,若若你能听见我说话吗?”

     结果自然是没有人回应,她就那样躺着,脸色比病床的白色单子还要白,没有意识,没有动作,也没有任何的反应,脆弱的好像根本就没有在呼吸,好像下一秒就会发生意外。

     蔡伦向来引以为傲的理智和淡定全都没了,她脑子里乱成一团,她的手脚都是冰凉的,后背也全是冷汗,如果岑溪若出了什么意外,她拿什么赔,那么好的一个女孩子……

     救护车一路飞驰到了最近的医院,抵达医院的时候,她没有吩咐,车子停在大厅口,令她没想到的事,出事不过一二十分钟,医院门口竟然围了一小圈的记者,身上扛着机器,手里拿着话筒,嘴边问着情况,却没有一个人的脸上露出的是担心之色。

     人情冷暖,在这一刻显露无疑,生命面前只有八卦,这是人性的悲哀。

     蔡伦如此圆滑的人,此时看着被围着的救护车,她赤红着眼睛,发了脾气,“都让开!你们眼里难道只有新闻就没有一点人情吗!溪若现在躺在病床上,而你们却堵在车子门口,这是通往她生命的大门,你们怎么敢!”

     她大吼,每个字都掷地有声,这一刻,现场安静了,所有人都停下了脚步,看着这位传说中无情厉害的经纪人眼泪落下。

     医生趁空档将人推进了急救室,蔡伦站在医院走廊上,身边来往人群不断,她却觉得寒从脚起,指间不小心碰到裤袋里的手机,她抬手擦了一把脸上的泪,找到宋修明的号码拨了过去,再开口,声音是想不到的嘶哑,“宋总,若若出事了,现在正在抢救室。”

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彼时,宋修明接到电话后,整个人站在原地呆滞了将近十分钟,他耳边轰然一声,除了‘抢救’这两个字,再无其他。

     她出事了。

     四个字闪过脑海,男人醒悟过来,拔腿朝办公室外狂奔,真的是奔跑,长腿阔步的往前迈进,电梯不到就直接走了安全通道。

     身后,陈梁费劲的跟着,一直到了停车场才揽住他人,“宋总!”

     “放开!”宋修明长臂一挥,差点将陈梁掀翻在地。

     陈梁稳住身体,这次发现,这人的眼底红色像是一片鲜红的血色,他顾不上别的,上前一把抱住男人的后腰,“宋总,你先冷静,冷静!”

     “若若出事了,正在抢救,你让我怎么冷静?”男人如同困兽一般嘶吼,声音回荡在地下停车场里格外的惊心。

     陈梁瞳仁一缩,怪不得他如此失控,原来是岑小姐出了事……

     岑溪若在宋修明心里的位置不用多少,甚至劝慰无用,他也不再浪费口舌,只是拉开主驾驶的门坐进去,“宋总,我送你去机场!”

     现在这个状态让他自己开车,陈梁担心会出事。

     宋修明也没拒绝,绕到左驾驶那边,拉开车门上了车。

     车子一路飞驰,油门已经踩到了一百三十迈,车内响起超速提醒,而坐在一旁的男人只是冷冷开口,“再快点。”

     陈梁拧眉,什么都没说,又提高二十迈,一路飙车赶到机场,索性没有出现什么意外。

     私人飞机就这样第二次启程,机长准备检查的时候,宋修明就坐在候机室里,他双手撑着膝盖,大掌捂住自己的脸,挡住眼底那抹脆弱。

     陈梁第一次见他这样,哪怕是岑小姐离开的那一年,他都不像现在这般痛苦,整个人仿佛都在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撕扯着,似乎是被这股情绪感染,陈梁的心也微微疼痛起来,他看着自己老板,他w什么东西都没带,行李,衣服,钱包,甚至连外套都没来得及穿,除了手机和他这个人以外,他什么都没拿。

     于此刻的他来说,他最重要的那个世界已经濒临崩塌,他正在以最快的速度感到那个世界的身边,其他的一切统统都不重要了。

     陈梁不忍看下去,收回视线,默默在心里祈祷,岑小姐一定要没事,一定要。

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私人飞机在J市的停机坪稳稳降落,一路上,宋修明的手机都没有关,他不是一个不守规矩拿生命开玩笑的人,可现如今却怕因为在空中的这一个半小时而错过了她。

     他下了飞机,直接在门口取了助理送来的车子离开,一路飞驰到了蔡伦发来的那家医院,他没心情游击战,直接将车子开进了地下停车库,发现有人在等的时候又开到了地下三层需要刷卡才能进的一层。

     车子停下,他按下电梯,直奔病房,一路赶来,他连个电话都没赶跟蔡伦打,就怕听到不好的消息撑不住,此时他在病房门口被医生拦住,“重症监护室,你不能进去。”

     “她人怎么样?”

     “你是?”

     蔡伦急忙要解释,“他是……”

     “我是她丈夫。”宋修明犹豫都没有的回答。

     医生奇怪的看了他一眼,事情发生都过了快三个小时了,当事人丈夫才来,他有些意见,语气也不客气,“病人送来时溺水缺氧时间太长,肺部有积水不排除肺水肿的可能,目前意识尚且不清楚,还需要观察。”

     他说的很保守,宋修明听出来,开门见山的问,“最好的结果和最坏的结果是什么?”

     那医生一顿,这才道,“最好就是人醒了,肺部炎症吊水就可以了,最坏……脑死亡,也就是植物人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