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489章 489 戏弄我?
    第489章 489 戏弄我?

     专访按照约定时间结束,岑溪若一刻不停,上了车子之后,跟司机说了声和宋修明约好吃饭的地方,而后便将车椅放下来几分,闭目养神。

     一早上连轴转,还压缩了一部分工作时间,有点头疼。

     想当年她二十二岁的时候,工作量又多又杂,没有司机也没有助理,就自己一个人赤手空拳打天下,当时拍一场跟主角落水的戏份,寒冬腊月,凉水刺骨,上岸之后,主角被团团围住,又是浴巾又是羽绒服又是小太阳的,她自己一个人爬上来,裹上毛巾擦了擦,走到导演的机位后面看了一眼重放,效果很好,她一点都不知道苦累的直乐呵。

     那时候,为了电影和作品,她真的是什么都可以不顾,像个永远不知道累的工作机器。

     也就是这个导演,成了她艺术生涯的转折点,他次年的第二部戏找到了她,她的第一个女主角,而她也因为这部剧而一炮走红。

     人生就是这样,你永远不知道自己在何时的一个小动作,会被什么样的人看到,会给自己带来什么样的影响。

     人们说她幸运,一部剧就火了,可是他们却没看到,寒冬腊月掉进湖水里的那个她,第二天冻到高烧却还坚持工作的那个她。

     不是所有人都能坚持下来的,但是她能。

     幸运是什么?

     不是单纯的走运,而是实力加上运气加上机遇,这一切的前提是努力,只有让努力成为常态,才会在机会来临的时候把握住。

     在车上闭目胡思乱想的一会儿,车子到达餐厅,岑溪若抽出小镜子照了照,不错,皮肤状态很好。

     助理拉开车门将她迎下来,她早就在车上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。

     坐电梯一路上了延鼎的顶层套房,开门进去后,一阵扑鼻的饭香穿进鼻腔,“什么东西,好香啊。”

     套房餐桌上,放置着两份还冒着些许热气的牛排,香槟插在冰桶里,白色的烛台还有红色玫瑰花瓣互相呼应,饶是白天也营造出一种浪漫的氛围。

     男人身上的西装外套脱下来,只剩一件白色衬衫,袖口随意的挽起来,他拿出香槟姿势优雅的开瓶,量身定制的衣服很好的将他手臂上因为用力而喷张的肌肉勾勒出来。

     她想起昨晚这人双臂撑在她身体两侧的样子,脸颊红了红,还好脸上有妆,看不太出来。

     “过来吃饭。”男人朝她招手,唤小狗一样。

     岑溪若就乖乖走过去,坐下来,看着盘子里秀色可餐的餐点,“下面送上来的?”

     “嗯,时间太短,怕你行动不方便,直接让他们做好了送到楼上了。”男人将她面前的牛排端走,细心切好之后又重新放到她面前,“尝尝。”

     岑溪若叉起一块放进嘴里,细细咀嚼,牛肉肉质高级,细腻中带着一丝嚼劲,“好吃啊,之前好像没尝到过。”

     “新菜品,延琛极力推荐的。”宋修明给她倒了一点香槟,“能喝吗?”

     岑溪若酒量虽算不上好,也不会太差,一两杯香槟绰绰有余,举起来跟他碰了下,“宋总,chess~”

     宋修明抿唇轻笑,仰头干了。

     “你少喝点,下午几点飞机?”

     “专机过去。”

     叉牛排的动作一顿,岑溪若抬起头,“专机?随行去的人很多吗?”

     “嗯,项目包含的都要过去。”

     “啊……”岑溪若眨眨眼,听起来是个大工程,“要很久吗?”

     “争取一周搞定。”他开会时也是这样说,越是棘手的事情越不能拖,拖来拖去问题只增无减,解决起来麻烦,就要快刀斩乱麻,趁对方没警觉时直接拿下。

     岑溪若撇撇嘴,“那万一搞不定呢?”

     宋修明将手里的刀叉放下,这句话要是她作为下属说出来,估计现在已经被他从屋子里丢出去了,哪有上来就泼凉水的?然而这是老婆,怎么都得哄。

     他侧头想了下,“你来探我班?”

     果然,眼前小女人笑开,“行,到时候给你带好吃的。”

     这是属于他们之间的对话,原先她还没有大火,刚跟宋修明确定关系的时候,他也有过几次来探班,虽然都带着一些不可描述的目的性,但好在思念她的心是真的。

     如今,换她了。

     一个小时过的很快,眨眼就溜走,助理颤巍巍的来敲门,“岑姐,咱们该走了。”

     而此时房间内,岑溪若正被男人压在沙发上当餐后小甜点,她压抑着自己的声音,尽量表现的正常,“好,知道了,你下去等。”

     下午等……

     助理脸红的坐电梯离开,不用说她也要走,听老板墙角那真是不想混了。

     外面没了动静后,岑溪若按住自己衣服里的大手,声音有些喘,“我该走了。”

     “嗯。”应着的时候,手上的动作并没有停。

     岑溪若好笑,轻轻拍了他肩膀一下,嗔怒道,“我真的要走了!”

     “我知道。”依然在亲她的锁骨。

     “……”她彻底无奈,索性寻到他的唇赠与一记深吻,咬牙鼓起勇气开口,“明明乖啊,回来我再宠幸你。”

     这下,男人的动作立刻停住了。

     目的达成,岑溪若松了口气,反手将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开了的内衣系好,要起身的时候,被一股力道扯住,紧接着就听到耳边愤愤的声音,“戏弄我?”

     岑溪若对上他的视线,心里咯噔一下,脖子缩了下,心底叫喊不能怂,仰头看他,“怎么了,调戏你不行?”

     宋修明也是没想到她还敢承认,眼底明显愣住几秒,就在岑溪若得意的时候,男人重新将她压在身下,这次大部分的力气都集中在了她身上,他斜斜勾唇,“行了,不用下去了,我现在就让你调戏个够。”

     说着,他已经拽住了她衣服的下摆,作势往掀,岑溪若一惊,按住他的手,“我错了!我错了!”

     “晚了。”他又用力几分。

     岑溪若吓得不行,小脸都拧巴了,“别……我、我下午还有活动呢,你让我怎么去啊……”